1. 第一章

小说:古早狗血火葬场 作者:慕如初 更新时间:2021-01-14 04:36:14
  六月的天,热得令人烦躁。

  沈虞甩着马鞭进了茶楼,“小二,快上壶茶来。”

  那小二正傍着柜台百无聊赖的赶着苍蝇蚊虫,乍一见这么个明媚俏丽的姑娘进来,眼前一亮,赶紧应道:“好勒,姑娘稍等。”

  沈虞在二楼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将马鞭往桌上一撂,袖子高高挽起,抬手扇着风。

  “长安的马实在不尽如意,跑起来温吞得很,白瞎了一身油光锃亮的好皮毛,中看不中用。”

  佩秋是沈虞的贴身丫鬟,今日跟着她跑了一上午的马,此时也热得满头大汗,闻言,便接话道:“不若让人从杭州送几匹马过来如何?”

  话刚说完,突然想到什么,又闭了嘴。

  她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悄悄抬眼瞅过去,果然见她家小姐眸色暗了下来。

  小二端了茶过来,沈虞嫌茶杯太小,问道:“能不能换大些的?”

  那小二愣了下,只觉得这姑娘真是有趣,长安城的小姐们个个矜持得很,一杯茶都得分好几口抿着喝,这姑娘倒好,性子爽利。

  他立马又蹬蹬瞪跑下楼换茶碗去了。

  主仆俩捧着茶碗喝了个痛快,身上的汗热总算缓解了些。佩秋看了看天色,已是快午时,便问道:“小姐可要回府?兴许嬷嬷已经张罗好午饭了。”

  提到回府,沈虞心里就烦闷,可眼下又没地方可去,想了想,索然无味的起身道:“那就回吧。”

  两人一路骑马至西市惠安街,在一处两扇漆红的大门前停下,门口一对风雨打磨老旧的石狮子,其中一只眼睛还坏掉了。若是以往,这样的宅院只够沈家下人住的,可今夕不同往日,天子脚下寸土寸金,已经不容沈虞再挑剔。

  马蹄将将停下,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守门的王老头探头出来,笑得满脸皱纹,“夫人回来了?”他朝身后喊了一声,“松子,快出来牵马。”

  那叫松子的小厮是他孙子,今年十二岁,闻言立马放下书卷跑出来,恭敬的接过沈虞手中的缰绳,牵着往角门走去。

  “夫人总算回来了,徐嬷嬷适才让人来大门问您好几次了呢,可见等得急了。”

  王老头跟在一旁搭话,他们夫人性子好,对下人最是宽厚,大家都喜欢她。尤其是王老头,去年遇上灾荒,跟着流民来长安,初入长安城冲撞了权贵,差点被人打死,还是夫人使了银钱将他们祖孙救下,又收留进府给安排了差事。夫人见他孙子年纪小又聪慧,还特地让他跟着府中的陈先生读书认字。为此,他心里颇是感激。

  “嬷嬷着急何事?”

  沈虞边走边问,瞥见垂花门处站着个丫鬟东张西望的,见她来了,脸色大变,立马跑进门。

  佩秋见了不屑的低嗤一声。

  沈虞进了自己的湘宜院,徐嬷嬷从窗户前看见了她,赶紧迎出来,唠叨着:“怎么又去玩了,这大热天的一身汗,你也难受不是?”

  沈虞任由她擦着额头的细汗,问道:“嬷嬷急着找我有何事?”

  嬷嬷还没应声,一旁端着水的婢女佩青愤愤不平的告状,“上午嬷嬷吩咐厨下给小姐您炖的燕窝被芷琼院的那位端走了,硬说是她们的,奴婢理论不过,都要气死了。”她往地上啐了一口,“呸!什么玩意,一个妾凭什么也敢骑到小姐头上来。”

  佩青和佩秋一样,都是沈虞从杭州带过来的丫鬟,已经贴身服侍她多年。但佩青与佩秋不同,她性子温和,遇事软弱。而佩秋更深得沈虞喜欢,若是她遇到这样的事,定然二话不说就打回去了,做事风格很对她胃口。

  沈虞淡淡的听着,脸上没什么表情。

  倒是佩秋听了很不岔,冷笑道:“凭什么?无非是仗着几分恩宠罢了,要不然一个妾室怎么敢如此嚣张。”

  她话才说完,就被徐嬷嬷杵了杵胳膊肘,随后立马禁声。

  “没事,先吃饭,我饿了。”沈虞说道,洗漱过后,径直去了饭桌前坐下。

  徐嬷嬷见了,叹了口气,随后出去吩咐人摆饭去了。

  以前小姐有多喜欢姑爷,如今就有多心寒。自从沈家遭事后,小姐跟着姑爷上长安,两人起先倒是甜蜜恩爱,可半年前姑爷纳了妾之后,两人的相处就全然变味了。

  小姐曾多次为此事与姑爷争吵过,吵得多了,小姐的心也就冷了。她家小姐啊,从小就是沈家众人捧在手心上的金贵人儿,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可自从沈家倒了之后,小姐仿佛一夜之间长大,凡事都开始隐忍起来。

  她当然知道小姐隐忍什么,沈家的官司还需姑爷帮忙翻案,因此就算心底再气再不甘也得先压着。

  沈虞不知道徐嬷嬷一口气便叹了这么多心思,她吃过饭后,活动活动筋骨,从多宝阁上取下一把蒲扇,站在门口噗嗤噗嗤扇起来。

  佩秋听见动静,从偏房探出头来,随后回去赶紧放下碗筷出门。

  “小姐要歇午觉吗?”

  沈虞摇头,“太热,你吃好了?好了就陪我出去走走。”

  “好了,小姐稍等。”佩秋进屋子拿了把油纸伞出来撑在她头上,遮住烈阳。

  两人沿着后园小径走到水榭处,这里临水,又四面透风,很是凉快。平日沈虞没事做的时候就喜欢来这里躺上个把时辰打发时间。

  但今日不巧,水榭里头已经有人占了位置。

  佩秋看见被风吹起的白色帷幔里头露出个妖妖娆娆的身影,脸色立马沉下来。

  早上还跟她家小姐挣燕窝,这会儿又来抢占她家小姐的地方。她气不过,上前去要将人赶走。

  沈虞拿着伞站在外头看着。

  “这里是我家小姐待的地方,什么时候准许你来了?”

  里头的人正是芷琼院的宋姨娘,自从进府以后很是得公子的宠爱,对于沈虞这个正室夫人也完全不放在眼里。沈虞吃什么,她也要吃什么,沈虞穿什么她也要穿什么,公子都从未拒绝过她,日子过得舒心惬意。唯一一点就是,这个沈虞凶悍得狠,每回对上都吃力不讨好。

  就比如这水榭,又没写谁的名字,凭什么她沈虞来得,她就不能来?

  宋姨娘笑了笑,说道:“哟,谁规定了不准其他人来的?”

  “这是我家小姐惯常歇息的地方。”

  “那还真不巧,今日被我占了。”宋姨娘掀开帷幔瞧出来,见沈虞站在外边,她捋了捋衣裙站直身子阴阳怪气的说道:“姐姐何须这般小气?我也只是来此歇凉罢了。”

  她今日为何敢这般挑衅沈虞?无外乎昨日生辰时,那人赏了她许多衣裳首饰,又给她在院子了摆了两桌席面庆贺,仗着这份宠爱,便来耀武扬威罢了。

  沈虞心底冷嗤,“佩秋,我们回去吧。”

  “小姐?”佩秋气不过,实在不明白她家小姐今日为何要忍着这个宋姨娘。若是往常,小姐定然不会放过她,怎么说都得让她吃点苦头。

  “走吧。”

  沈虞转身准备走,那厢宋姨娘却没打算就此罢休,她今日故意精心打扮等在此,可不就是想来气气沈虞的?

  因此,赶紧接话道:“哎哟,姐姐不会是生气了吧?若是如此,那我让给姐姐便是。公子私下也常与我说,莫要跟姐姐计较,我想着也是,姐姐家逢变故,又千里迢迢从杭州来长安,本就人生地不熟的,眼下......你想做什么?”

  沈虞一步步朝她走过去,那宋姨娘节节倒退,心底发憷,结巴着说道:“你......你想做......啊......”

  话没说完,只听“扑通”一声,人被踹进了水里。

  不远处站着的婆子们听见动静,赶紧跑过来捞人。宋姨娘跌下水,额头不慎撞到了石柱,立马肿起来老高,疼得她嗷嗷叫,全身湿淋淋的被婆子们抬着走了。

  此时水榭虽然没了碍眼的人,可沈虞完全没了歇凉的兴致,她带着佩秋逛了两圈消食,就回了湘宜院。见徐嬷嬷愁眉苦脸的站在门外,她就知道,又是那个人找她算账来了。

  没想到来得这般快。

  她立即进入备战状态,昂首进门,见他却是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本书卷。

  一身月白长袍,乌发一丝不苟,玉冠高束,眉目俊朗,一如她初次在断桥见他的那般模样。

  温润君子,皎皎如天上月。

  可以往她最喜欢的模样如今看来,却是厌恶不已。

  “回来了?”他抬头看过来。

  “宋姨娘找你告状了?没错,是我踹的她,怎么的?”

  “我不是来找你吵架的。”

  “我也不想跟你吵!”

  他无奈的叹口气,“无非就是吃了你一碗燕窝罢了,何必跟她过不去?”

  沈虞都要气笑了,也不知道那个宋姨娘在他面前说了什么,怎么听起来倒像是她在惹事一般?殊不知,她根本就不想搭理一个妾。

  沈虞也果然笑出声来,但不屑解释,“裴義之,娶我之时你早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日,我沈虞不是贤淑大度之人,定会搅得你后院不得安宁,怎么,你后悔了?”

  他没接话,反倒是问道:“听说你今日去城外跑马了?玩得可开心?”

  沈虞看着他,不明白他整日问这些个琐碎事情有什么意思,她们之间早已不复往日情浓时,可以随时分享日常趣事的关系。可他却总是不厌其烦的问这些,假装与她恩爱的模样,他那副淡定自若的表情,让她想狠狠撕开这人的虚伪面具,看看里头到底装着一颗怎样的心。

  沈虞冷笑,转过身朝外边吩咐道:“嬷嬷,叫人做些吃食过来,我饿了。”

  随后看也不看他,径直去了内室。

  裴義之望着她倔强的背影,站了一会儿,见她根本没有想出来挽留的意思,便无趣的出了门。

  嬷嬷到门口在小丫鬟耳边吩咐了几句,那小丫鬟立刻跑了出去,片刻后回来低声说道:“嬷嬷,公子朝芷琼院的方向去了。”

  正走出来准备吃饭的沈虞也听见了,她脚步微顿,看那人还留在茶几上的书卷,堪堪只翻了两页纸,心底冷嗤。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古早狗血火葬场,古早狗血火葬场最新章节,古早狗血火葬场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