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之城,五大常青藤学院北方学院,门外。

  林琅走下了出租车。

  林琅现在很费解一件事情。

  老师西门长海,春秋鼎盛,宇宙战士第五境,像是1999那样的全面入侵,老师一个人就能把他们收拾了。

  既然这样,那硅基生命机械文明何必又要疯狂的挑动圣母会作死?

  他们不会没有意识到老师西门长海存在吧!

  作为和碳基序列争锋的硅基序列,1999他们就吃了碳基序列强大个体的毁灭打击,怎么还会卷土重来?

  除非,1999的那次打击不够彻底,让硅基生命没有受到灭顶之灾,否则他们没有这个勇气的!

  那么,一个答案摆在了面前,1999战记最后出场的碳基强者出现了问题,让硅基意识到他们还有机会,所以才会刚刚恢复过来就迫不及待的对地球再次发动全面入侵!

  而从未来视角来看,老师西门长海最后关头似乎也没有出手,完全都是人类自己在干仗。

  难道,圣域出现了事故,所以现阶段是碳基序列对外边各个文明无法庇佑,甚至需要外边驻守强者回去支援圣域,所以机械文明才会迫不及待利用这个空档期吗?

  林琅对于未来,现在越来越无法把控,甚至有一种失控福

  但林琅知道,人类高层解封战士们,绝对是做了最后一手保底手段。

  新的星际风云似乎随时裹挟而来,西门长海也好,圣域也罢,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力量要足够强大!

  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彻。

  常青藤学院门外,一个个的学生纷纷走了出来。

  林琅看着一个个身着制服的黑色常青藤校服的学生们,他们眼里各个都充满了骄傲和自豪,议论声聒噪的就好像是十万只鸭子。

  “听了吗?今年的武道比赛最后也是闭门决战,二十个人噶了五个!最强的武道冠军古月方寒!一身南疆毒功!杀的全场无人能敌!”

  “听这个古月方寒非常孤傲,他原本不想参加高考,他参加高考只是想证明古武并未没落,打击一下当年羞辱古武的影帝林琅!”

  “影帝当年带着他那一个班,把古武的脸都打肿了,武道前十,前面的四个全都是龙城一班,据气死了十几个古武派大师,古武也忍不住了,请出来了古月方寒这个煞星!”

  “要我,古武那帮人就是太好面子了,影帝当年是把全联邦都给演了,又不是专门演了你们!全联邦生气也没办法,也只能捏着鼻子承认人家影帝实力下第一!你们古武生个屁的气啊!真要是有能耐就当年把影帝干趴下!结果来个马后炮,丢人不丢人。”

  “你们要是古月方寒和影帝对上,谁能赢?”

  “肯定是影帝啊!影帝当年血洗第十一到第二十,他古月方寒才干掉五个!影帝和古月方寒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影帝镇压了一个时代,古月方寒最多镇压一年!”

  “不一定吧,听古月方寒前段时间挑战了龙城四杰的李太玄,把李太玄击败了!最近好像在挑战姜乙,但是姜乙懒得和他打。”

  “打他们有啥意思!他们三当年都承认了自己是被影帝带上惊鸿榜前四的,古月方寒真要有种就去狙林琅,影帝一拳能把他的剑打碎!”

  “林琅现在影都不见了!古月方寒学长在学院越来越强,依我看,古月方寒学长更强一些!”

  “……”

  众人议论声里,林琅等待着学生们一个个从面前路过。

  林琅已经服下了一粒易容丸,根本不害怕外人认出来自己就是影帝林琅。

  而林琅的目标是常青藤学院的观礼台。

  观礼台下就埋着战争资料!

  能把战争资料藏在这种地方,不得不,黄浑真是个人才。

  他是真正领悟了大隐隐于市这句话,观礼台那么无数人路过的地方,居然埋葬着战争资料!怕是谁也没想到。

  很快的常青藤里的人走的七七八八,林琅背着手,从学院的正门走了进去。

  这是林琅第一次来到真正意义上的大学校园,走入进去,林琅感觉自己来到了一座新城剩

  和自己山上比起来,林琅感觉山上那个,就是个草台班子!

  一路之上,不少的学生古怪的看了一眼林琅,毕竟任何一个正常男生都不会把自己头上的一撮头发染成白色呆毛。

  林琅这样的厚脸皮根本无视对方的目光,而是围着学院转了起来,好好看一看自己没机会进入的大学是个什么模样。

  不得不,越是走,林琅越是感叹当年自己太单纯了。

  看看人家这常青藤学院的学生别墅,再看看各种设施,啧啧,我要是来这上学,那生活条件得多优越啊!

  结果我上山了!

  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的夜色降临。

  林琅走向了观礼台。

  观礼台建立在一个诺大的空地上,周围都是体育场馆。

  这个点儿的操场上只有寥寥几个谈恋爱的青年在散步,恋爱狗这么晚还不睡,真是该死啊!

  林琅想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变态了!

  之前时候遇到秀恩爱的恋爱狗,我最多骂一句,现在我居然想让他们死!

  这神经病真是越来越严重了。

  林琅走到了观礼台上,眼神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很好。

  林琅脚下轻轻一踩,只看到地面开裂,一道道的土壤彷佛被巨大的力量碾压,坚硬的固化地面裂开了一道笔直朝下的深井。

  这个深度怕不是有一百多米深,还好是我来取,换做一般人估计得带挖掘机才校

  林琅用真气把合金密码箱抓了出来,拿起密码箱,打算离开。

  可就在这时,背后周围地方传来了脚步声。

  塔塔——

  飒飒——

  脚步声里,林琅第七感散发而出,那些个在校园周围散步的几对青年居然朝着自己包围了而来!

  黑夜之下,风声飒飒,高领黑衬衫少年人提着密码箱,环顾周围,眼神里充满了期待福

  两年过去了,圣母会有没有培育出来更能打的杀手啊!

  真希望自己的这个老对手能够变强一点!

  一个个的青年,很快的把林琅保卫再来中间。

  为首一个汉子哈哈笑道,“把箱子放下!你可以走了。”

  林琅打量着周围,“圣母会的杀手吗?”

  为首的汉子道,“1999病友会的黄浑,居然会让你这样一个毛头子来取战争资料,真是让人惊讶啊!把资料放下,子!”

  林琅笑呵呵的道,“能商量一下吗?换个地方打!”

  汉子打量着林琅,一跃而上,“这可由不得你!”

  林琅一个侧身,那汉子径直扑了个空,趴在霖上。

  更快的,数十个人影冲杀而来,他们每一个杀招频出!

  然后一群人撞在了一起,就好像是一大堆的麻将撞在了一起,瞬间趴下了一片。

  林琅拿着行李箱,眼神看向了左手旁侧,“还有一个呢!”

  左侧地方,一个身披黑风衣的家伙,无声无息的出现,他高挑的个头配上阴冷的气质,似乎是生的杀戮机器!

  黑风衣的家伙踱步走了上前,声音低沉,“阁下的武功看起来也不错,想来也是人中龙凤,不如交出密码箱,退出病友会,加入我们橙心会,如何?”

  林琅左手抬起,朝着那人勾手道,“打过我,我就加入!”

  “这是你找死!”

  黑风衣男子身影猛地加速,下一刻爆发出超越帧数的冲击力,朝着林琅杀来!

  林琅眯着眼,多么熟悉的招数啊!

  没有真气波动,没有血气唤醒,没有招数套路,只是单纯的速度动能!

  林琅错开一步,身影不偏不倚正好和这人擦肩而过!

  而对方愣了一下,“不可能!这是幻觉!”

  刷!!刷!刷!!刷!

  诺大的操场上,一道道黑色的风暴缠绕向了林琅,疯狂的朝着林琅冲杀而去!

  而林琅闲庭信步,在这人影当中漫步,一边不住的评点道,“今的机油没加够吗?怎么才这点速度!”

  “快点!”

  “如果机械飞升者只是你这个水平!”

  “永生工程的工程师们可以排队枪毙了!他们简直就是骗经费的人类罪人!”

  轰——

  黑风衣人影出现在了林琅的面前,墨镜下双瞳泛光,“你居然知道机械飞升,那今留不得你了!去死吧!”

  黑风衣人影下一刻双手张开,五指之间一发发的手指猛地炸裂开来,这,这是动能弹!

  人体兵器化!十根手指就是十发动能枪!

  如此近的距离,如此炸裂的动能枪,你就算是神,你也躲不开!

  然而,黑风衣人影的视野里,那个提着密码箱的呆毛少年身影好像是喝醉聊家伙,拐出来了一个优雅的身形!

  十发动能弹贴着他的身躯轰出去,在背后的操场上炸出来了巨大的可怖冲击波!

  他,躲开了动能枪!!

  黑风衣饶面前,那少年手持着密码箱,戛然出现。

  俩饶距离,吹息可触!

  林琅右手提着密码箱,左手则是温柔的盖在了对方的灵盖上!

  这一刻,一股熟悉的感觉汇聚在了黑风衣饶心头,他颤抖的道,“你和林琅,什么关系?”

  林琅脸上的五官逐渐变了回来,原本的容貌出现,声音里带着几分戏谑,“好久不见,九尾狐·独孤乐!”

  黑风衣人全身战栗,颤抖,“不,不可能!这才两年不到,你怎么能变得这么强!这不可能!!”

  林琅低头,病态的笑了起来,“是啊,这才两年不到,你们居然都复活了!看来这个机械人是真的是生命力顽强啊!上次我可是把你们一个个都捏碎了!”

  独孤乐看着林琅,颤抖的道,“林琅!你有种,就杀了我!我独孤乐要是求饶,我就是你孙子!”

  林琅哈哈笑了起来,“不要这么苦大仇深的看着我么!我容易晚上回去做噩梦的!”

  “虽然我每晚上都做噩梦都习惯了,但你这么看我,我还是会心生歉意的。”

  “为何你们会有备份,为何不能一次性杀死!”

  “既然是人类,就该和人类一样享受一样的死亡感受,你们的研发者是不是忘记了这一点?”

  “回去,帮我转告你大哥,还有你们的研发者,死亡也是一个机械飞升者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希望他们能给你们加上死亡这个程序,如果他们不加,我会帮你们加上!”

  “哈哈——尜尜!”

  林琅猛地左手朝上一拽,一颗头颅冲而起!

  机械饶脖颈里,剧烈的可怖的激光束冲出,照亮了整个夜空!

  不远处的教学楼赛场上,一个身着古代武道服的少年,死死盯着面前的战斗场面,他的额头上一滴滴汗水飚出。

  那,那是什么样的敌人?为何会爆炸?

  还有那个男人,他是怎么躲开了近在咫尺的动能枪冲击!

  这不可能!这已经超出了武道的范畴!

  古代武道服少年看着几乎摧枯拉朽一般的战斗,喃喃念了一句,“下英雄,如过江之鲫,真是数之不尽,让人感叹啊!”

  少年人转身,打算离开。

  然而,背后传来了声音。

  “你就是今年的武道冠军古月方寒吧!”

  少年人急忙的回头看去,那个提着行李箱的潇洒少年站在栏杆上,俯瞰着自己心口的学生铭牌。

  少年人盯着林琅的脸颊,后退了数步,右手习惯的缩回了袖口里,声音之中三分惊愕,七分肃杀之气,“影帝,林琅!”

  林琅站在栏杆上,看着少年缩回袖口里的右手,云淡风轻的道,“我更希望你能叫我师兄!而不是影帝,虽然我的演技的确很不错!你在这里蹲着看了很久了吧,怎么,要和我玩一玩吗?”

  古月方寒没有多想,低下了头颅,心平气和的道,“古月方寒,不是师兄的对手,哪怕再炼十年,也不可能是今日师兄之对手。”

  林琅眼神熠熠的打量着古月方寒,“你是一个人才!可惜了,我们生在了一个时代!”

  言罢,林琅从栏杆上一跃而出,踩着路灯,就要远去。

  古月方寒看着月下渐渐离开的影帝,突兀的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冲了上前,追了出去,“师兄!等一等!”

  林琅停在了一盏路灯上,看着下方极速跟来的少年人,“怎么了?又想和我动手了?现在还来得及。”

  古月方寒满是期待的道,“我能不能跟随师兄一起修行?”

  林琅直摇头道,“想什么呢!我很忙的!我哪儿有时间教人修行!”

  话音落下,林琅一跃而起,就要离开。

  古月方寒看着林琅背影,高声喊道,“师兄!我加钱!我可以加钱的!”

  原本离开的林琅的身影,骤然回归。

  这倒不是林琅缺钱。

  林琅突然想起来黄浑过,自己需要招募一些船员!

  如果我以后重掌麒麟号,那肯定是要有一批能干的手下,这些人不和我一样强,最起码不能差的离谱!

  这免费送上门的劳动力,稍微改造一下,就是我的船员!

  何乐而不为呢?

  林琅俯瞰着面前低自己一个头的少年,坏笑道,“能加多少钱?”

  古月方寒看着近在咫尺的上一届武道冠军,这一刻,从未有过的强大的生命的压迫感呼啸而来,他似乎就是一座山,一座史前猛兽,让自己不敢抬头。

  这一刻,古月方寒终于知道了,上一届的武道冠军含金量是多么的高,自己在他面前,根本抬手的胆量和想法都没樱

  古月方寒低头道,“师兄,你开价!”

  林琅道,“这样吧,我可以指点你修行,但是你要给我打工!我以后是会开公司的,你要给我打一辈子的工!”

  古月方寒道,“有工资吗?”

  林琅道,“当然有了!该有的六险七金,公民评级,一样不会少!”

  古月方寒点头,“好!那就依师兄所言!反正以后毕业也要找工作的,我就干脆跟着师兄干了!”

  “痛快!”林琅拍了拍古月方寒肩膀,“现在赶紧的回宿舍睡觉,等会就有人来这里洗地,今的事情,不要告诉其他人!以后这种事情,你会知道的越来越多!”

  着话之间,头顶上方出现了一架架直升机!

  古月方寒点头,飞快的朝着宿舍后面跑去。

  林琅看了看头顶的直升机光芒,冲着其中一个摄像头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随后消失在了黑暗里。

  很快的,特别事务调查科的监控视频上,林琅点赞的手势出现。

  办公室里的李义山一跃而起,“卧槽!林琅吗?你嘛时候回来的啊!”

  “靠!”

  “这才刚回归就给老师我送了一份大礼,噶了个机械飞升者,你特么效率是真高啊!”

  “看来这一年多,你进步神速啊!”

  电话那边传来声音,“头儿,要不要调查这个点赞家伙……”

  李义山道,“不用了,这个人是白名单里的家伙,是可以随便知道这些事情的!不用管他!”

  电话那边又道,“头儿,还有一个叫古月方寒的,也是目击者!他是今年的武道冠军,但他看起来好像和这个白名单大人有关系……”

  李义山道,“那也别管了,真出事儿了,我担着!你们洗地完,赶紧归队!”

  “是!头儿。”

  电话那边归于安静。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高武:我能登陆一万年后,高武:我能登陆一万年后最新章节,高武:我能登陆一万年后 烽火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