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思打开门。

  看着略有憔悴的傅司年,不由好奇:

  “你怎么了?”

  同样是休息了一夜,她精神百倍,神清气爽,可傅司年这怎么……

  好像跟人打了一宿的架?

  外间的床铺被褥凌乱,被子和枕头纠缠在一起,无声显示着他们遭受的蹂躏。

  这……

  傅司年真打架了?

  沈思目光疑惑。

  傅司年连忙闪身挡住她的视线。

  “没,没什么……”

  可说话间,傅司年的脸上却浮现两抹可疑的红晕。

  一整晚,傅司年根本就没合上眼。

  一闭眼,就全是沈思。

  他几次都从床上爬起来,可每当走到沈思门前,却又退了回去。

  虽然他和沈思近在咫尺,可沈思对他毫无戒备。

  他绝不能辜负了这份信任!

  但这一夜着实太难熬,傅司年甚至还冲了几遍冷水澡,这才终于熬到天亮。

  一夜未睡,加上身体的燥热,才导致傅司年嗓音比平时低哑。

  “小思,一夜没喝水,你一定渴了吧,我这就去给你拿水。”

  傅司年说着便准备去开冰箱。

  沈思抬手拦住:

  “我不渴。”

  “今天还要录制一天,我还是要早些去一趟公司。”

  傅司年当即主动开口:

  “那我送你。”

  清早的路段几乎没有什么车流。

  可傅司年却仍将车子开得缓慢,只求能和沈思相处得更久一会。

  而沈思则打开了手机,低着头给苏昆和姜如玉发消息。

  回苏家这么久以来,沈思仅仅只住在外面两次。

  上次是因为大雨困在傅家老宅。

  但她提前给姜如玉打了电话。

  而这次,沈思根本没来得及告诉家人。

  再加上她的手机在电视台时调成静音模式没有取消,哪怕姜如玉打来电话,沈思却完全没有听见。

  一晚上不见她的消息,家里人一定担心坏了。

  若不是怕打扰他们的睡眠,沈思便直接打电话了。

  然而,沈思的短信刚刚发出去,苏昆的电话立刻就打了过来。

  “小思,你没事吧?”

  电话一接通,苏昆担忧的声音当即传了过来。

  没有责问,没有嗔怪。

  沈思心头一热,连忙回答:

  “爸爸,我没事,昨晚不小心睡着了,才忘了给家里打电话,害你们担心了。”

  话筒那边登时安静。

  像是在思考什么,半晌,苏昆的声音才又响起:

  “你和傅司年在一起?”

  “嗯。”

  电话那头又是好一会的沉默。

  随后是苏昆暴躁且拔高了的声音:

  “这个臭小子,你睡着了他又没睡着,他就不知道给我们打个电话!我倒是无所谓,可害你妈妈担心了那么久!”

  苏昆声音不小,开车的傅司年听的清清楚楚。

  他抿了抿唇,扬声对话筒道:

  “对不起。”

  但昨天他但凡要是能记起来苏昆,也不至于自己折腾一个晚上。

  “臭小子!”

  苏昆不高兴的骂了一句。

  但想到了什么,却又突然压低了声音,小声问沈思道:

  “小思,他没欺负你吧?”

  虽说他对傅司年这个未来女婿很满意,但对于某方面的事,他现在可不能接受。

  沈思没想到苏昆思想会跳脱得这么快。

  看了眼傅司年,才哭笑不得的开口:

  “没有。”

  “那你什么时候到家?昨晚你大哥也等了许久,就想见你一面。”

  沈思看了一眼路牌,又扫了一眼时间,无奈道:

  “还是等晚上吧,我已经快到公司了。”

  这会再回苏家,只怕是到家就要离开,紧跟着去电视台录制。

  这话令苏昆心底一酸。

  昨天小思就累的没等回家便睡着了,现在还这么的拼命。

  “一个嘉程,也没什么要紧的,如果太累就不要再去了。”

  跟女儿比起来,别说是嘉程,就是苏子姜现在打理的总公司,也没有沈思重要。

  沈思自然听出了苏昆话中的心疼。

  下意识的,她放柔了声音:

  “再忙一天。”

  过了今天,音乐之子的录制就完成。

  沈思也不用两头奔波。

  苏昆虽然舍不得女儿受苦,但更尊重沈思的意愿。

  既然沈思已经有了决定,苏昆当即不再多说。

  又嘱咐了两句,在沈思让他再补一觉的声音中挂断了电话。

  担心着沈思,苏昆昨晚的确没有睡好。

  现下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苏昆终于能够安心睡下。

  然而,昏昏欲睡间,苏昆总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事。

  是……什么呢……

  zzz……

  傅司年的车子在嘉程的办公楼下停住。

  这一路花费了不少时间,沈思从车上下来,直接甩下一句:

  “我先上去了。”

  出乎意料的,傅司年今天非但没有阻拦她,甚至都没有多说一句废话。

  沈思直接上楼。

  处理着助理早将准备好的文件。

  昨天公司安安静静,几乎没有什么大事件。

  因为沈舒柔占了热搜,秋思那边甚至都没能掀起什么波澜。

  沈思不用半个小时,就将所有的文件处理完。

  待处理到最后一个文件时。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沈思抬头,就看见傅司年提着一大袋的早餐,高兴地走了进来。

  “小思,空着肚子工作可不好,我买了早饭给你。”

  “……”

  她就知道,傅司年刚刚什么都没做就不正常。

  原来是独自去买早饭了。

  好在工作也处理得差不多,沈思迅速地解决了最后一个文件。

  那边,傅司年已把早餐摆好,甚至还热了一杯牛奶,摆在已经满满登登的茶几上。

  “早上能买到的东西不多,只有这么一家广式点心开着,你先试试合不合胃口,我已经叫保姆开始煮饭,如果不喜欢等下我再给你送到电视台去。”

  “不用麻烦保姆了,我很喜欢。”

  小小的茶几至少也要摆了十几种早餐,光是包子就有四五种。

  更别说还有精致的虾饺和其他各色点心。

  种类繁多,就算是再挑食的人也能有几个合胃口的食物。

  沈思拿起奶黄包吃了一口。

  傅司年见状,殷勤地将牛奶送了上来:

  “小思,只吃包子太噎了,你喝点牛奶润润喉。”

  沈思默默看了傅司年一眼,开口道:

  “我看你虚火旺盛,应该比我更需要这牛奶。”

  他声音沙哑,眼中红血丝弥漫。

  正是需要牛奶这种寒性食物来中和他的火气。

  沈思冷静分析,声音平和。

  傅司年却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炸着毛高声反驳:

  “我虚?那必不可能!”

  dengbi dmxsw qqxsw yifan

  shuyue epzw qqwxw xsguan

  xs007 zhuike readw 23zw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