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金盛竟然会低头道歉,这完全超过了沈思的预料。

  她微愣了下,随即惊讶地挑了下眉。

  能屈能伸,这个杨金盛果然是个人物。

  “怪不得你能从普通职员一路逆袭进入董事会,有野心,能屈能伸,又心狠手辣,你若是不成功反倒奇怪了。”

  沈思勾起唇角,虽是称赞更多的却是讥讽。

  杨金盛对此视若无睹,仍继续低着头道歉:

  “苏总,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还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一次。”

  杨金盛态度诚恳,眼中是前所未有的真诚。

  见沈思没有说话,又继续:

  “你放心,出去后我立刻就从嘉程离职,往后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主动退避三舍,绝不会出现惹你心烦。”

  “并且我愿意以一元的价格把我所持有的所有嘉程股份卖给你,没有任何条件!苏总,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您给我一次机会吧。”

  沈思静静听完杨金盛的话。

  这才缓缓道:

  “放你一马,让你从这里出去?”

  杨金盛目光期待,不住地点头。

  沈思又说:

  “然后让你有机会谋划得更加仔细,再来杀我?”

  杨金盛的期待凝固在脸上。

  随即连忙摇头:

  “不会不会!”

  “我发誓,绝不会再做一丝一毫伤害您的事,黄天为证,但凡我起了一点害您的心思,都让我不得好死!”

  杨金盛已竖起三根手指。

  沈思微微摇头。

  她调出手机页面,送到杨金盛眼前:

  “你的确会不得好死。这是他们和你对接人的聊天转账记录,投毒和制造车祸的人全都招了,连同剩下的几个杀手,现在都已经送去了警局。”

  杨金盛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他怎么都没想到,眼前这个十八九的小姑娘,做事竟然如此决绝。

  但……

  就算有这些证据又能怎样。

  大不了就是再多花些钱,总会有人主动替他把投毒的事扛下来。

  “我已把你偷盗的那款涂料配方上交,我想你也知道那款涂料的特殊性。”

  “你说,如果等上面确定顾鹤间谍的身份,那你又会被判定为什么罪名呢?”

  沈思的话轻飘飘的。

  可在杨金盛耳中,每一个字都仿若巨石,砸的他透不过气。

  “你怎么会……你怎么会知道……”

  杨金盛不可置信地呢喃着。

  那些事,他一向做得滴水不漏,和顾鹤交接时更是从不假手于人。

  沈思究竟是怎么知道一切的?

  她甚至都没有见过顾鹤,却连他是间谍的身份都一清二楚。

  杨金盛想不通索性不想了。

  “苏笑,我劝你做事不要太绝,就算你有本事,我的人伤不到你,但你可别忘了,你还有家人!”

  “如果你真把我逼到了绝境,我就算动不了你,也绝不会让你的家人好过!”

  杨金盛干脆撕破了脸皮,开口冷冷威胁。

  和他扭曲的脸色不同,沈思连眉毛都没动一下,仍是那副淡然的模样。

  “你说得对,我当然有家人,不过……”

  沈思顿了顿。

  她盯着杨金盛,一字一句道:

  “杨金盛,你往国外的账户陆陆续续转了五个亿的资金,同时又为你老婆孩子办签证,应该已经有半个月了吧?”

  他说的没错,是个人就会有家人。

  沈思有,杨金盛同样也有。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金盛双眼睁大。

  事到如今,他彻底慌了。

  明杀暗杀,求饶威胁,所有手段都用了,全都没用。

  甚至眼前的小姑娘反过来还要用他的手段来对付他!

  强烈的慌张几乎要将杨金盛淹没。

  而沈思的声音还在继续:

  “他们的签证不会通过了,你转移出去的那些资金,只能永远的烂在账户里。”

  “你应该也知道你都犯了什么罪,等你的判决下来,你名下所有的财产都会被冻结,你的家人也将全都被密切看护审查。”

  “就算她们通过了审查,证实没有和你一样有间谍行为,但受你影响他们整个后半生都会受到限制,你的儿子将永远不得入公,永远不得入警,永远不得参军,一辈子除了商人便是农民,连续三代。”

  “日后,你的子孙每遭受一次拒绝,就会恨你一次,每一次失败,就会骂你一番……”

  终于,杨金盛再也承受不住。

  他捂着耳朵尖叫: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

  “我要结束探视,我要回去,快送我回去!”

  杨金盛一直在大吵大闹。

  似乎想要以此来掩盖到沈思的声音。

  看守的警务人员将他带了回去。

  杨金盛的尖叫声越来越远,但沈思知道,从这一刻开始,杨金盛将再无安生之日!

  他所有的希望都被沈思亲手折断。

  待判决下来的那一刻,曾经亲密的家人也将视他如仇。

  而如今杨金盛被拘留,所有随身物品都会被锁起来。

  如今的他,就是想自杀也无法做到。

  他只能痛苦地煎熬着,等待着迎接他最不愿意接受的命运。

  从拘留所里离开。

  阳光温和洒落在沈思身上。

  手机有几通未接电话,有电视台的,还有刘喆和助手打来的。

  中间穿插着,最多的还是傅司年的爱心呼叫。

  沈思当即先给电视台打了过去。

  跟那边那说明了自己的状况,因为她小组的训练已经完成,有没有沈思影响都不大,她便直接请了假,不用急着回去。

  至于刘喆。

  他电话打不通,便在微信上给沈思发来了消息,已经将所有人和证据都送去了警局。

  这会儿已经到家了。

  沈思刚给刘喆回了个‘好’字,下一秒,傅司年的电话就又拨了过来。

  沈思手指一滑,直接点了接通。

  傅司年委屈巴巴的声音随即穿透过来:

  “小思,我在电视台等了你好久,你怎么还没回来?”

  “我好想你啊,我想见你,想和你一起吃饭饭!”

  “我……”

  沈思正要开口回答。

  却突然提示助手的电话打了进来。

  助手和其他人不同,没有大事是绝不会来找沈思的。

  沈思无奈,只好轻声对傅司年说道:“嘉程那边来了电话,等下我再给你拨回去。”

  说完,她直接切换到了通话。

  耳边想起了助理略微急切又无奈的声音:

  “董事长,公司的设计图泄露了,现在谢董事长还没醒,您还是快点来公司一趟吧!”

  dengbi dmxsw qqxsw yifan

  shuyue epzw qqwxw xsguan

  xs007 zhuike readw 23zw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