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得空间

小说:忘戴胸罩被同学摸了一节课 作者:七千里 更新时间:2021-03-09 17:26:25
  睁开沉重的双眼,陆苑如还有片刻的怔忡。* *

  她不是死了么?十四为弃妇,十五亲娘无,十六坠青楼,红尘十三载,哭断肠,情绝殇。一丈白绫魂回故乡……

  可为何,她又活了?回到了十四岁的那一年!

  看着熟悉的一切,听着外面吵杂的声音,她终记起,此刻所面临的境况。

  这是她嫁入骆家,却在骆家大门口,连门都未能进,便被抬了回来的事。到是她的堂姐,同一天,被从侧门抬了进去。

  她回到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被劝了下来,哭了一整天。

  这就是那一天了,她才被抬回来,那些送亲的人走了大半!外面吵吵闹闹,只剩那些嘴碎的三姑六婆全都来看戏,一转头,不知要说些什么!

  她闭了闭眼,眼睛酸涩,正是哭得久了。

  想到上一辈子的事,她猛的坐起,大喊:“正宵,正宵。”

  “姐,姐,我在,我在。你别哭,等着,我去把那个王八蛋抓来,让他给你磕头赔罪。”

  陆苑如睁眼看冲进来的人,眼底又是一热。泪盈满眶,猛的抱住他:“正宵,别去,不许去,不许去。”

  “姐,别哭,别哭啊!”正宵将自己的姐姐用力搂着,他气得咬牙切齿,气得骨头都疼。恨不能生撕了那个负心汉。

  陆苑如用力搂着正宵,哭得心肺都抽痛。她当初被一纸休书赶出来时,正宵气不过去那家门上闹,结果被那家人打了一顿,赶了出来。伤及筋骨,残了腿……一辈子就这么毁了!

  “正宵,不许去,不许去,听到没有,你若是去,姐姐今天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姐,别哭,别哭。”

  “你先答应我,答应我。”陆苑如用力拽着正宵的胳膊,指甲都掐进他的肉里。却半点也不敢放松,生怕他就这么跑了去:“你先答应我,绝对不去找那家……以后见着那家人,要避着走。”

  “姐……”正宵两眼怒睁,十分不甘。

  “正宵,姐求你,别去。姐不争那口气,那等负心汉,姐就算争了这口气,嫁了过去,也是一世悲凄,不若不嫁……就算当一辈子姑子,也比送进去给人作贱好!正宵,听姐的,别去,至少,现在别去。等以后,等以后我们正宵成人了,本事了,到时再去,可好?听姐的好不好,别去!”

  “好。”正宵拭干泪,“姐,我听你的,我答应你,我不去。你别哭……”

  说不哭,可姐弟俩到底又抱在一起痛快哭了一场。

  陆苑如由这一哭,却是通透许多。更因为一回到这里,就阻了弟弟的劫难,她更是信心百倍。重生了,自然不会让一切重来!也自不会再走上辈子的老路!这一辈子,她要好好的活,活得让所有人都羡慕。

  至于那些背弃她的,伤害她的人,她要让他们所有人都悔不当初。

  她那未婚夫是个嫌贫爱富之辈,这妻休也就休了。虽然一时受辱,于她这一辈子,反是好事一桩。

  更不能再让爹爹卖她一回!爹爹卖她,俱是因为弟弟当初腿残,又破败了身子。后来更是一场重病,几乎要了他的命去。那时等钱买命,她爹才不得不将她卖掉。而这一辈子,她要做的就是赚钱,赚上许多钱……

  心中有了计较,更有底气。听着外面那三姑六婆指桑骂槐的话,她深吸口气,扶着正宵的手下床着鞋,慢慢走出去。

  阳光有些刺眼,她又因哭的多了,眼底发涩。眯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看着那些等着看好戏的八婆们,心中暗恼,脸上却是不显:“几位婶子,今儿麻烦你们了,只是今日我家实在不便待客……”

  “哟,苑如啊,这是哭过了?要我说哦,这门当户对实在重要,那高门大院可是好攀的……”

  “柴婶说的对,想必您是不准备将翠儿送去王家了吧?”门当户对,你巴巴的把女儿送去给人当妾做什么?

  “……”

  “苑如啊,你别在意。这男人啊,妻妻妾妾的……正常着呢!”

  陆苑如几乎要笑,那骆家就是认准了她家小门小户,所以,休了她这个妻,却要她上门给他家当妾。她呸,她才不稀罕。

  没想到,现下到是让这些没皮的碎嘴婆娘们说道。

  “表姨说的对,听说表姨丈最近想将林寡妇给接屋里了?据说还想给扶正了。想来表姨这么深明大义,表姨丈一定很高兴的!” 就不知你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是为哪般?

  “……”

  几句话,几个长舌妇全都住了嘴。在这村子里,谁家那点大小事谁不知道?今儿来这里奚落别人,却不知自已身上多少绿毛。

  若是以往的陆苑如,柔柔弱弱,那是她娘照着大户人家小姐给教出来的。向来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三从四德背的比族谱还清楚……若是那时的她,这会儿估计又得跑回屋去大哭一场。可这会儿……她在风月场中历炼了一回,人情冷暖,百般苦都经了一趟,如何还能让这些人给欺了去?

  不软不硬的几句话,到是把几个人全都震住了。

  陆苑如又拢了拢发,“几位婶子若是无事,且请先回吧。今天家里乱着,不适合招呼客!”

  ……

  待几人离去,正宵才似不认识她一般:“姐,你嘴巴什么时候变这么……呃,厉害了?”

  陆苑如此时只觉身心舒畅,也不恼,只是推了推她:“却给姐烧个热水,我去折几枝柳枝去。”

  “姐,你要干嘛?”

  “用柳枝泡个澡,去晦气。”

  正宵立刻往厨间跑:“应该的,我这就去。得好好泡才行!”

  陆苑如微微一笑,柳树哪都有,院子外面便有一颗老柳树,几十年了。她随手折了一把枝叶,便回了屋。一进屋,她便解开外衣,扯着领子看自己肩头。刚才跟正宵说话时,只觉这肩头一阵火辣辣的痛。却不知是什么缘故!

  此时一看却是吓了一跳,那里,本来光滑洁白的肌肤,此时居然多出一个纹身来。一个绿意盎然的如意!这并不是她被吓到的原因,真正吓到她的是,这如意的模样,分明就是上一辈子,在那个地方时,一个贵客所遗落的。

  那客人在楼里找姑娘,结果东西丢了,画了图案来寻,整个楼都翻遍了,都未能寻得。结果凡是接触过那人的姑娘全都被带走了,再不曾回来。

  那一阵子,她被吓得够呛,对这如意的模样也因而深刻起来。却不想会再次看到,而且是在她身上!

  这是见鬼了么?她打了个冷颤。随即又想,她自己便是鬼了,又有何惧?到底好奇,伸手去碰那如意,结果手才碰到,眼前便是一阵晃荡。

  待得稳下来,才发现,眼前一切都变了模样。

  家里的旧屋不见踪影,人却到了一座七层的石塔前。她又惊又疑,四下张望,“真得见鬼了!”若非见鬼,怎么一晃眼,人就被掳到这里来了?

  “有人吗?”

  “有鬼吗?”

  又顿一下,“还是,神仙鬼怪?不管是何方神圣,您到是出个声啊!您将小女子掳到这里来,所谓何事啊?”

  叫了许久,无人应答,她越发慌乱。想她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重活回来,一切可以重新开始。这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又被不知是鬼是怪的给掳到这里来……当下悲从心中起,泪从眼底生,又哭了起来。

  一边哭一边诉说着自己的不满、不公、不平。哭到最后,终于喊叫:“你到底在哪?放我回去,我要回去。”

  声才将落,眼前又是一晃,人居然又回到她的屋里。还是那破屋,还是那破家具,还是她之前所站的地方!

  陆苑如腾的僵住,粗鲁的抹干净脸。又怔怔的望向肩上,犹豫再三,终于又伸出手摸了上去。

  果然,下一瞬,便又出现在塔前。又犹豫,“我,我要出去。”又回到家里。

  又看到家里熟悉的布置时,陆苑如心中突的重重一跳。手猛的捂住自己已然张大将将要尖叫出声的嘴。另一手捂着自己的心窝,平覆那疯狂跳动的心。

  直到此刻,她终于明白,她这是遇到宝贝了!而她更深一层的想到,她会在死后回到现在,是不是也是这宝贝的缘故?寻常人是决计不能的。

  可是,她到底是怎么得到宝贝的?她想了许久,完全没有头绪。最后也将之丢到一边,不管是怎么得到的,反正那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又想着,这宝贝可得藏好。毕竟,上辈子那人为了找这宝贝,差一点就灭了她所在的百花楼。

  只是不知道,如今这宝贝到了她手里,那人还会不会知道这宝贝的存在。毕竟这事到这会儿就透着诡异了。

  因为上辈子这会儿,她可不知道这宝贝。当初那人似乎也是说,才刚得的宝贝,就拿去跟一些同好显摆来着……结果当天就丢了。现在这会儿,那人估计还未得着这宝贝。

  可按理说,这宝贝是她从未来带到现在的,那这世间是不是还应该再有一个宝贝?

  她把自己脑子都想乱了也没弄明白,最后只得丢到一边。但只认定一点,不管这世间有没有,她这宝贝决不能给旁人知晓了去。哪怕是家人也不行!上辈子她见多了怀壁其罪的人,最后遭受没顶之灾!连累家族的也有许多许多!人为财物疯狂的可与恶魔一比!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忘戴胸罩被同学摸了一节课,忘戴胸罩被同学摸了一节课最新章节,忘戴胸罩被同学摸了一节课 爱奇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