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 1 章

小说:我爸今年17岁 作者:我是宝的贝儿 更新时间:2021-04-05 18:47:48
  贺晓晓回过神时,玫红色的晚霞在天空渐染开,映得视野里一片绚烂。

  阳台上清风徐徐,新鲜的空气不断挤入她的鼻息,仿佛在提醒着她什么。

  脚下的小区里人来人往,接小孙孙放学的、遛狗的、一家三口出门吃饭的……浓郁而真实的生活气息,和她内心的荒唐之感形成鲜明对比。

  今天是她17岁生日。

  十分钟前,贺晓晓像往常一样放学回家。

  与以往不同的是,家中多出一个陌生的少年,17、8岁的模样,长得匀称挺拔,生得眉清目秀,安静的立在餐桌旁,与整个家的气息氛围浑然天成!

  两双老贺家世代传承的丹凤眼隔空相触,贺晓晓当即愣住!

  于霞告诉她,那是她爸贺敬铭。

  贺家有个不为外人道的秘密:每当自己第一个孩子年满17岁那天,自己的身体也会回到17岁的状态,为期一年。

  一年后恢复原样,没有副作用,截止今日仍未查出异变原因,国家特殊事件管理局会派监管员来全程追踪保护,将来你也会经历。

  贺晓晓就???

  你们不想给我过生日,也不用扯这种谎吧……

  她的妈妈于霞,江城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响当当的‘一把刀’,为人处世的态度和她做过的上百台手术一样严谨!

  爸爸贺敬铭是一名让她从小都引以为傲的老特,目前系某特战团副营长,常年在部队带兵,练的也是特种兵!

  虽然父女两鲜少见面,感情不如寻常父女深厚,可……

  我在做梦?

  穿越到不可思议的平行世界?

  贺晓晓站得腿都麻了,还是不能接受现实!

  心存侥幸的回身看去——

  隔着玻璃门,客厅被充裕的灯光挤满,电视机被打开了,声音调得比往常要大,闹哄哄的,**的意味不要太明显!

  少年翘着二郎腿靠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自己的专属茶杯,怡然自得的形容,俨然一‘青春版’老贺。

  这小子,我爸……

  贺晓晓刚平复的心跳又剧烈起来,脑子里飘出一个最能代表此刻心情的、朴实的词汇:**。

  手机收到新的微信,来自好友汪雨濛:【晓晓,生日快乐!我还在上舞蹈课,礼物明天带给你,啵~】

  礼物?

  家里给她准备的巨大惊喜已经够了……

  贺晓晓僵硬的转过身,对眼前的世界充满怀疑。

  *

  客厅里。

  于霞从厨房出来,不由分说拿起遥控器把声音调小,看了眼还站在阳台上的女儿,再看向把家里搞得闹哄哄的始作俑者——她变回17岁的丈夫。

  当下,心情也是相当复杂!

  贺敬铭被老婆这一眼盯得莫名心虚:“我什么也没说,就连她刚才转身打量我,我都忍住了没有回视。”

  开口便是朗朗少年音,刚结束变声期,字正腔圆的洪亮、悦耳。

  充满蓬勃朝气!

  于霞一时半会儿无法适应,连忙抬手打住:“你先别说话,我还得缓缓。”

  说着别过身去。

  好嘛,我今天重返17岁,落得个妻嫌女儿怕的局面?

  贺敬铭反而坦然了,嗤地一声笑出来:“早让你跟晓晓说,你偏要坚持眼见为实。”

  现在好了,女儿回家进门一眼瞧来,差点把他定性为‘贺敬铭的私生子’。

  贺敬铭本人为此感到很遗憾。

  国家和战友为他作证,他是个正直的人!

  “你懂什么懂?”于霞余光瞥到丈夫少年老成的模样,登时泄了气,“你们老贺家这基因突变没法用常理解释,说再多不如让她亲身体会。”

  贺敬铭做了然状:“你放心,这一年我会呆在家里,和你们在一起。”

  老父亲身先士卒,给女儿打个样。

  今天贺敬铭所经历的,总有一天,晓晓也会经历一遍。

  17岁,一个说大不大,说小……又到了该承担的年纪。

  当年于霞跟贺敬铭早恋,两人跑到贺家的老房子里幽会,无意中撞见17岁的未来公公。

  父子两一碰面,当爹的什么都不解释,先要儿子喊声爸来听。

  贺敬铭以为哪个小崽子跑到自己跟前撒野,飞起就是一脚,多亏小叔来得及时,好歹说通。

  于霞围观全程,人生十几年的科学价值观都被颠覆了。

  第二天早晨赖在床上装肚子疼,愣是请了一天病假。

  等她鼓起勇气回到学校,却被告知贺敬铭已连夜转学。

  再见面时,贺敬铭是中国驻非维和部队的士兵,于霞是自愿加入援非医疗小队的医生。

  他乡遇故知,两人重新建立起联系,一年后回国,恋爱、结婚,生子……一切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贺敬铭18岁参军入伍,因表现优异被选入特战旅集训营,19岁通过层层选拔进入特种部队。

  和平年代,战争都发生在老百姓看不到的地方。

  于霞打心底崇拜他,支持他的职业使命。

  她自己也是要强的性子,这些年孝顺父母公婆、养育女儿,医院里救死扶伤,一样没落下。

  非要说点儿缺憾,还是女儿与丈夫之间的疏离。

  贺敬铭一年有三百天呆在部队,常常突然回家,又一声不响离开,没有理由,也不许问理由。

  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

  晓晓小学念到五年级,贺敬铭第一次给她开家长会,还被其他家长误会他是后爸。

  于霞也曾带晓晓随军住了一段时间,但考虑到学业等等方面,最后还是决定回江城。

  不管生活多难,她都能克服。

  转眼迎来了特殊的这一天,是福是祸,全当老天给贺敬铭和晓晓制造相处的机会。

  门铃响起,于霞回过神,打起精神和丈夫对视。

  特管局的人来了。

  *

  嫩绿的茶叶被热水泡开,在玻璃杯里打着旋儿。

  靳洲把贺敬铭拉到主灯下反复打量,啧啧称奇:“翻你家档案的时候我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你这回光返照有点儿意思啊!”

  “合着你是打阎王殿来的索命小鬼?”贺敬铭沉声笑骂,没照他头上招呼都不错了。

  两人是战友,过命的交情。

  多年前执行秘密任务时,靳洲身负重伤,康复后带着遗憾退役,没多久消失得无影无踪。

  贺敬铭以为他心理落差太大,不愿跟战友们保持联系。

  谁想人一转身进了比特种部队还神秘的部门,今天以监管员的身份出现,接下来的一整年时间里,自己都归他管!

  于霞拉着贺晓晓进了客厅,靳洲笑兮兮地唤了她一声嫂子,再跟小姑娘打招呼:“晓晓还记得我吗?我是靳洲叔叔!”

  贺晓晓望着西装革履的高大男人,只觉得脸生,一身正气倒是跟她爸正常时几分相似,勉强点了个头:“靳叔叔好。”

  贺敬铭坐到沙发上,拍拍身旁空余,努力跟女儿拉近距离:“过来,坐爸爸旁边。”

  言罢就遭于霞一记眼神杀。

  贺敬铭被瞪得表情微变,身体轻晃……

  叛逆期的男生在学校里惹了事,被老师请家长就是这种反应。

  贺晓晓没心情看她老子的笑话,也知道眼下毫无发言权,径自去到‘少年爹’身边,一屁股坐下了。

  既然命运让我无从反抗,那我选择躺平。

  于霞看着肩并肩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同龄人’,大的那个浑身散发出久违的张狂劲儿,小的那个没精打采,眼神都涣散了。

  身为一家之主,这样的局面让她倍感艰难。

  “没事的,慢慢来,要相信国家,我也会尽力帮助你们。”靳洲安抚着一家三口,从公文包里取出三份文件,“先走个流程,内容大致跟以前一样,变更的几条在最后面,你们看看,没问题就签字。”

  保密协议人手一份。

  于霞和贺敬铭登记结婚时就签过一份上百页的,手里这份只有二十几页,最多算是对特殊阶段的补充。

  贺晓晓第一次接触这种以家庭为单位的离奇事件,看什么都新鲜、仔细。

  以前她只信科学,活到今天才知道这个世界存在魔法,能怎么办?尽量了解学习吧……

  大约过去十分钟,一家三口相继签字。

  靳洲把协议都收好,来到最后环节。

  他问贺敬铭,他昔日的老队长:“返老还童的这一年,你想怎么过?”

  特殊事件管理局这个单位,讲起来神秘,面对贺家这种情况,会以尽量保证他们正常生活为主。

  这个世界充满未知,倘若现阶段难以解决,那么隐瞒,不失为一种必要的保护手段。

  这一年,你想怎么过?

  终于轮到贺敬铭回答这个问题。

  他看看端坐的妻子,又瞥向身旁心神不定的女儿,心思流转几许,郑重道:“我也不想给国家添麻烦,别人的17岁在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给我安排个新身份,我陪女儿备战高考去。”

  啥?

  我爸要陪我备战高考?!!!

  贺晓晓猛然回神,瞠得圆大的眼眸里,映入少年四平八稳的轮廓。

  靳洲神情轻松:“这不难,反正你要换个新身份,先跟我走一趟吧,专家组已经在待命了。”

  于霞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跟着站起来:“我也要去医院了,今天夜班。”

  再叮嘱女儿:“煲了你最喜欢银耳炖鸡汤,炒菜在冰箱里,放微波炉里热一热再吃。”

  贺晓晓点了点头,又张了张口。

  贺敬铭也走到她面前交代她:“今晚我不一定回来,早点休息,别耽误明天上课。”

  少年模样、少年音,沉甸甸的父爱让她接受无能……瞬间忘了要说什么。

  靳洲鼓励的轻拍她单薄的肩膀:“懂事的孩子,加油!”

  贺晓晓:“……”

  目送三个、不……是两个半的大人离家,门被彻底关上的那刹,她难以置信的尬笑两声——

  “我爸变得跟我一样大?”

  “为期一年?”

  “他还要陪我读书?”

  我今年才高二,备战哪门子的高考!!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爸今年17岁,我爸今年17岁最新章节,我爸今年17岁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