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说:忧伶昙 作者:滑向永恒的开端 更新时间:2021-12-08 09:53:46
  “饱和度?”

  “减一”

  “哦?看来这仿生肺的工作状态不错啊!”

  “嗯”

  “把花照顾好!”

  “是”

  “对了,今天星期几?”

  “星期一”

  “哦,你去吧”

  “是”

  ……

  易晶晶背倚着内道安全栅栏门,手里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可爱小女孩,不时向大门外张望,目色焦急。她们已经等在这里接近一个小时了,可是最后一个孩子的家长还没有来接她。

  大门外的街道上车来车往,鸣笛喧杂。小女孩撇嘴欲哭,易晶晶就把她抱起来,柔声安慰。

  “晶晶老师,我妈妈不会不要我了吧?”小女孩说着,嘴撇得更厉害了,忍不住就要哭出来。

  “不许这样说妈妈知不知道,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们馨馨的人了,一定会来接馨馨的!妈妈一定是在等红灯,等绿灯亮了妈妈就来了!”易晶晶看向大门外,馨馨的妈妈还没有来。

  过了一会儿,易晶晶把小女孩放下来,又掏出手机。

  馨馨妈妈的电话一直在‘暂时无法接通’的状态。已经五点半了,再不多会儿天就要黑了,易晶晶心里琢磨着:如果再半个小时馨馨妈妈还不来的话就把小馨馨带回家去,之后再作进一步打算。

  在易晶晶的安慰下小女孩又开心起来,和晶晶老师击掌唱起了拍手歌。

  “我们馨馨真聪明,学一遍就会了!”易晶晶蹲下来捏捏小女孩圆呼呼的脸蛋儿,情不自禁亲吻她的额头,站起身把小女孩搂在怀里。小女孩抱住她的腰,不哭也不闹,唱一支蜜柔柔的歌给老师听。

  此时的易晶晶心挂两肠,耳朵里听着脆脆甜甜的歌,注意力集中在大门口,跟着节奏屁股一下下顶着身后的铁栅门,门就被她的屁股弹动摆晃。

  馨馨妈妈还没有来:大门口没有,路上没有,路对面也没有,目力所及范围内都没有……时间对易晶晶来说正在无限拉长,每一分钟开始变得异常煎熬,几乎与半小时等长。

  铁栅门漫不经心地随着她弹动的屁股跳起了摇摆舞,不知哪里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就像榫眼松动的陈旧竹摇椅。

  小女孩唱完了歌,一脸天真地抬头望着身在眼不在的易晶晶。她先看到老师柔巧的下巴,又看到——老师的鼻孔里居然有毛毛!她惊讶地捂紧了自己的小嘴儿。

  易晶晶心不在焉,屁股还在一弹一弹打着节拍,又长又高的铁栅门身躯摇摆的幅度越来越大,似乎是累了,开始更大声“嘎吱、嘎吱”地报怨。门顶端横梁上成排的铁尖棘在摇摆中已经不在一条直线。

  不知是不是易晶晶挺翘的屁股弹力太大而使铁栅门终于不堪重负,还是由于惯性或质量问题,铁门在最后一次被她顶出去再弹回来的一瞬间,痛苦中‘喀嚓’一声悲鸣过后,忽然就倒压了下来!

  倏然的回神,易晶晶脑子里本能地作出判断——她一把推开身前的小女孩,接着铁栅门就像一面死沉的石碑,直接无缝倒压在了她的背上!

  小女孩冷不防摔出去趴倒在地,大受惊吓,还来不及做出受惊后的情感反应,本能撑身扭头,就看见好端端的,又黑又丑的大铁门,怎么就莫名其妙突然欺压在了晶晶老师的背上?!

  晶晶老师白白润润的脸颊突然涨成血红,瞬时红得像熟透了的红苹果!她吓坏了,吓愣了,趴在地上动也不动,好一会儿才“哇”地一声尖叫,惊恐大哭起来。

  馨馨的胸膛里好像被什么尖尖的东西扎痛了,好疼!

  可是晶晶老师已经辛苦得说不出话来,那大铁门还在欺压她,一点也不觉得她好可怜!

  她忽然想起动画片里的金冠猴王被一座大山欺压,猴王的师父就念咒把那座大山吓跑了!可是她情急之下想不起那老师父念的咒语是什么,才记起从来也没听清楚过那个咒语,那咒语太难了,她根本就学不会!

  馨馨凶凶地哭着,她浑身发抖,手足无措,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老师的腰给它压弯了,从来也不曾留意到晶晶老师的腰怎么看起来那么细弱,随时可能被无比沉重的大铁门压折了的样子!她听出老师好辛苦好辛苦,又忽然想起好久好久以前,有一次摔倒哭鼻子,晶晶老师就蹲在旁边说:“我们馨馨是好样的,自己就能站起来!”晶晶老师就在一旁鼓励她:“馨馨加油!”馨馨的脚马上就有劲儿了,一下就站了起来。

  小女孩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跑过去就为易晶晶加油鼓劲儿:“晶晶加油!晶晶加油!”

  可大铁门还在无情地欺压着晶晶,越压越低,馨馨才看见,原来自己给晶晶老师加的油都漏掉了,把老师的裤子都给漏湿了!她吓得大哭,一边哭一边喊:“晶晶!加油!晶晶!加油!”

  可是她越喊,心里越急,眼看着又黑又丑的大铁栏杆好像变得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谁来救救晶晶!谁来救救晶晶!谁来救……”小女孩儿开始绝望了,转而向四面八方呼救,可是大门外面到处都是汽车声!她心里又怕又急,给晶晶老师加的油,一部分就漏掉了,漏进自己的裤子里了,可是她还不知道!

  易晶晶感到呼吸困难,每一次呼气,再吸进肺里的空气就没有前一次的多,而且越来越热,肺里烧灼得厉害,好像马上就要融掉了,好痛!

  从未体验过的莫名的恐惧,伴随着每一次艰难的呼吸,蛮横地充塞进体肤中的每一根血管,似乎每一条血管俱都膨胀到了爆破的临界点,下一秒就会炸裂开来……炙灼的鼻孔里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向外爬……双眼胀痛难忍,她痛得想要大叫却叫不出来,大脑里面开始眩晕缺氧……

  不知是眼前还是脑子里,影影绰绰出现一幅诡怪的画面:一个看不清五官长相的怪人,仿佛咧嘴坏笑着,一只手里捏着一只好看的葡萄,夹在拇指和食指中间,突然收力,就一点点施压,以令人绝望的、无法抗拒的恐怖之力慢慢挤压指间的两颗看起来既美丽又脆弱的黑葡萄……下一秒,可爱的葡萄就会在一阵狞笑声中爆掉……面前,馨馨的脸看起来一片模糊;模糊中,她好像看到大门口有一个恍恍惚惚的人影正向着这边冲过来——是得救的直觉。

  易晶晶心里一松,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冥冥中,似有救护车的鸣笛声从好遥远、好遥远的地方传来……那车笛声拖得好长,悠悠长长的,听起来就像从极远地方传来的心电监护仪的跳动声——听不真切,又无处不在,响彻无限黑暗之中……

  易晶晶感到胸口窒闷酸痛,好想大口呼吸,可是肺好像被谁给装到了一个空间极其狭小的瓶子里,没办法吸气扩张。

  她错觉地以为自己被活活缠成了一只木姨奶(木乃伊,她在一个笑话里面听到有人管木乃伊叫‘木姨奶’,结果她感到好笑就多叫了几遍,然后木乃伊在她脑子里面就变成了木姨奶),尤其胸口和双腿缠得最紧。

  迷糊意识中,自己竟是一只‘作茧自缚’的蛱蝶,好想好想吸一大口新鲜甘甜的清爽空气,好渴望,好渴……

  救护车的车笛声忽然快速而急促起来,突然变得清晰刺耳!易晶晶感到脑袋里面一胀一胀地痛,一边脸热呼呼正受到挤压,她奇怪地下意识中以为是谁的热屁股坐到了她的脸上。

  双眼猛然张开!

  她惊异地发现,‘坐’到她脸上的不是热屁股,而是热脸!

  第一直觉告诉她:这是一张男人脸!

  第二直觉告诉她:这张脸有男人味!

  然后她就闻到了男人味儿(气味)!脑子里面生出的第一个念头吩咐她说:捧起他的脸来,看看是不是个男人(这里指符合她潜层心理择偶标准的男人——俗称标致男;但她的心理标准是什么她也不知道,大概只是一种不可描述的直觉)!

  然后她所有的感觉及感官反射一齐蜂涌而来,并告诉她:这个男人正趴在她身上,而且还死死抱住她!她转脸想看清此男的脸的全貌,结果一转脸,两张脸居然黏幠在一起!转脸之下扯得她薄嫩的脸皮子都疼了。

  两张脸是被汗渍粘连住的,因为贴得久了。

  “我叫易晶晶,你是谁,为什么抱着我?”

  易晶晶没有惊慌,也没有害怕,很奇怪地,她的心里也并没有泛起一星半点此时此刻应该可以有的所谓波澜。她就这么问了,平静中带着一份娇憨傻气的好奇。

  “我……我……抽筋了!”和她脸皮黏着脸皮的男人痛苦地说。

  噗哧——!

  凭空一个甜柔清新的女声笑了出来,而且很夸张!

  一切的感官突然就灵泛了!易晶晶一下全‘看见’了!

  不可思议的一幕:自己正平躺在一副急救单架车上,一个直到此刻也没能看到脸的男人趴在自己身上,用他的身子紧紧缠缚着她,把她缠得像一只木姨奶!而单架车和自己以及还没‘露脸’的男人又都在一辆救护车里,而救护车正‘呜啊、呜啊’地平稳行驶在某条什么路上……

  刚刚这一下姑娘的笑声,即时又让她产生一种身在家里的错觉!

  “青青!”易晶晶大叫,斜眼就看到一张在视界里稍有变形的脸——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叫得这么夸张!”一位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白衣天使坐在她的旁边咫尺处,对她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

  这时易晶晶才想起自己此刻需要惊慌,然后她就惊慌起来,紧接着恐惧就攫住了她:“我……我们……他……我和他……”

  趴在她身上的男子听不出她要表达什么,但青青却好像完全听得懂:“放心吧我的好妹妹!这家伙长得还行……另外,你们都不会死!不过……”正似妙处,话锋陡而一转!易晶晶刚要放下的心,忽然又重新提吊了起来。青青捉狭一笑,故意停顿了那么几秒钟:“你是没什么事,他嘛……情况可不太乐观……”

  易晶晶居然一下又慌了,“他!……他!……”,青青看到她眼中惊慌闪烁,忽然低声附耳对她说:“你要小心啊!可别被他咬到,会得狂犬病的!”

  易晶晶立即就联想到了恐怖片里的僵尸!她那半边脸都吓麻了!仿佛这个男人的脸一瞬间就狰狞了,他窃笑着慢慢、慢慢张开血臭之嘴,露出两颗黏涎滴沥的獠牙……就在自己将要麻木在恐惧中的时刻,突然下口咬向自己的颈动脉!

  然后,……她感到,脖子似乎也麻木了,血被吮咂净尽,惨白惨白的……

  不过,还有更会令她惊慌的青青还没来得及对她说——她和他都尿了裤子,而且青青好不容易扒下他的裤子,就再提不上了。这家伙不是抽筋,而是肌肉极度紧张过久,一时松驰不下来才至于此……

  事巧,

  此人——典型的朝九晚五。今天下班没挤上公交车,于是脖子上的公交卡就省下了一个点,反正也就三个红绿灯的事儿。开十一路也无妨。

  一路走在法桐树下,头顶连贯的绿色遮荫,鲜有体会地,于这喧嚣的城市中,倒也别有一番宁静和惬意在心头。他发现:原来挤公交比走在人行道上还累。

  这是一份弥足珍贵的宁静,独僻于城市中这无尽无止的嘈杂与喧嚷之外。他感到奇怪:以前走过无数次这条人行道,怎么竟没有如此感受过?

  甚至这宁静中……还能听到遥远的……清灵的……小女孩的哭声,竟是那么的动听悦耳?

  他以为,一定是这行老法桐在无声哭泣,因为它们本应属于原野而不该属于这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他想,这是他的第七感,超越‘普通人’的天赋!因为听到自然界的哭声而与众不同,超脱于世俗凡人之上……有那么一秒钟,他甚至恍然自己是不是竟就是传说中的天选之子……天将降大任于某帅哥,必先卑其职位,饿其肚肠,暂住狗窝,多吃狗粮……?

  它们本应有独立在原野上的自由,却不得不屈服在人类的淫威之下立站成排,而且自觉到永远无桐插队。

  ‘某帅哥’贴近一棵树,附耳在它的肚子上……果然就听到它在哭!而且一边哭一边还为自己打气加油……脆美又凄惨的加油声让他没来由伤感又感动。

  ——法桐尚且为惨淡桎梏的生命加油鼓劲,我受它激励,岂不更应该热爱比它更自由一些的生活吗?

  “好吧老板!今天早上你开会时骂我这事儿,你哥我大人有大量,就不在背后骂你了!”他受了法桐的激励居然就看开了,决定赦免那‘油头体肥’的老板的一切过犯和他那一副欠大耳光子的嘴脸。

  这会儿人行道上前后无人,他可以尽情倾听法桐的心声而不会被路人嗤笑。

  前方是一棵有身姿有曲线的法桐,他感觉它应该是个女的,而且听哭声,嗓门似乎也比较大了些。他等不及要听她的心声,就小跑两步附耳在她的小腹上,手也不比先前老实安分了。他的手在她的小腹对过游弋,左耳贴在她略略粗糙的皮肤上,于是右耳理所当然就听到她的心声。

  她哭喊着激励自己:“晶晶加油!晶晶加油!……”

  “晶晶加油!晶晶加油!……”他感同身受,就同情她为她加油鼓劲儿。同时手在她粗糙的小腹上漫然游走,抚弄几下,算是多少从她得到点儿为她加油打气的报偿。

  这年月,哪有免费的服务——声援也是一种服务嘛!

  他边向前走,不由自主攥起右拳,仍然嘴里不住为她打气:“晶晶加油!晶晶加油!晶晶加油!……”然后一阵微风从身后吹来,晶晶托风儿送给他一片叶子,就落在他的肩膀上。他看见……叶子上写着:谢谢你……

  身后远处有一个人正牵着一只宠物黑狗走来,那人觉得:前面那人好奇怪,走在路上还不忘为自己加油打气……搞传销的?

  前面不远是一个幼儿园,有时他从门口路过还会跟门卫室的老大爷打声招呼。他记得有一次天气转冷,那老大爷居然在制服外面披了一件半新不旧的农村妇女才穿的大红袄。某个星期天,一次偶然的机会与那门卫大爷闲聊了几句,才得知那大红袄的由来:大爷是农村人,子女都在城里落了户。自从老伴去世以后,他就被子女接到城里来了。子女们商定,按月轮流照顾他,可他不愿,仍自食其力,好多年前就在这里当门卫了。他自恃身子骨还硬朗,就常常帮助打理园中的花园,并且还在园中一块弃置的地方辟出一小块菜地,种一些家常蔬菜,无尝供给园中所需。

  可老大爷从来没有吃过一棵他亲手种出收获的蔬菜,尽管种子和生态肥都是园长和老师们买来的。他就住在门卫室的休息室里,而且从不给谁添麻烦。他说如果有一天他感觉快要不能自理了就一走了之,绝不给儿女们添心事。而那件大红袄是他结婚的时候,他妻子的结婚礼服,他舍不得扔,总随身带着,也好有个念想……

  他心有触动,想起还在农村种玉米的父母,就决定路过门卫室时再跟老大爷打声招呼。正想着,忽然又听到前面一棵五大三粗,长得像男的的法桐树也在尖细着嗓儿哭喊着为自己加油……它也叫晶晶?

  但这一刻,他远远听出声音的方向似乎不对,乃像是从幼儿园里面发出来的!脑中还疑惑着:难道园里面也有法桐?好像记得园里面倒是有一个女老师长得那叫一个好——只可远观捞不着近瞧的那种;可不曾有印象这园子里有法桐啊?

  疑惑的同时,他的两条腿已经一前一后、一前一后迈开了大步!

  冲到大门口的那一刻,更叫他愕然的一幕呈现眼前:正是那个只可远观捞不着近瞧的女老师!她正背着二道大铁门在练习负重深蹲?!她的一个小朋友正在给她加油鼓劲!

  那门怕不有一亿斤重!

  “谁来救救晶晶!”小女孩大哭大喊。

  “我来了!”大骇之下,他心口同声!

  然后晶晶就柔若无骨一般软倒在地,如水翻转,仰面躺着不动了。同一时刻,就换他来做挺举练习了。

  触手之下,铁门猛然一沉,立时把他向外推挤出去!可是美女老师就在铁门下面躺着,这大铁蓖子一但砸下还了得!绝不能让铁门压到她!

  就在铁门其中两根铁栅竖杆将将要接触到她的左右胸顶端那个瞬间,他一声暴吼,两只手从横梁上迅疾换手握住两只顶梁铁尖棘,掀起一片破木板一般把这怕不有几百斤重的铁篦子猛然给重新掀了起来。

  但他却无力回手,掀到一定高度就已到了力量的极限。他的裤腿被铁尖棘给扯烂了,右小腿也被棘尖划破了一道白口子,血就慢慢渗出,汇成一道血流。

  掀起来勉强还能够办到,想要推翻它却是另一码事!沉重无比的铁门,至少需要两个他齐心协力,并把自己的奶*水本儿都得给使出来才有成功的可能!他听到腰椎咔咔作响,感觉腰马上就要给压折了!

  紧要关头,又是一个一点都不华丽而更显狼狈之极的转身,他化仰推为背顶,两脚旋身之时已分跨在晶晶的小腿两侧。

  “果然是美女!”终于在这一个狼狈转身的时刻,他实现了近瞧的愿望!

  然后……

  ‘这就是传说中的英雄救美了吗?……怎么感觉像牡丹花上(下)死?’如回光返照一般,有如千钧重荷在背的他,重喘中,脑子里忽然浮起一股奇怪的悲哀。

  小女孩哭着去拉晶晶的手,想要把她从铁门下拉出来。可是她的力量太小太小,小到只能拉动她的一条胳膊。她却不肯放弃,一边拉一边哭喊着:“晶晶加油!晶晶加油!”

  汪!

  突然大门口乍然一声嘹亮狗啼!

  突如其来的狗吠声背后炸响!馨馨吓得身子一缩,一个屁股墩儿就坐在了地上。

  终于有人赶来援手,正是那名溜黑狗的男子。那人丢掉狗绳就跑过来帮手,那狗却屁颠屁颠地跑去*舔晶晶的脸,大概是在主人家养成了某种习惯。馨馨吓坏了,哭叫着挥起小拳头撵它;这不大不小的黑狗一身通黑,连眼睛都是黑的,以为馨馨在逗它玩,就开心过来用它的头蹭馨馨。那人一看自己的狗吓到小女孩,还没使上正力,赶紧丢开铁门去拉狗。

  一张一弛之下‘朝九晚五’差点儿化背负为深蹲,此刻满面潮红,浑身上下的血管几乎快要爆裂开来。

  溜狗那人一通呵斥,狗就老实了些。不料他才一使上力,那狗抽抽鼻子,转身就去嗅‘朝九晚五’的小腿,扭脖子扫一眼它的主人,回头再嗅了嗅,然后伸出它长而灵活的黑舌头片子在那血道子上舔了舔,巴叽着品品味儿,‘咔’就是一口!

  那人五分吃力中,十二分看美女……这就是英雄救美吗?浑不愣受狗惊扰,吓了一大跳,松手就去打狗,狗一下跳开,他一扑抢住狗绳,余光扫见那人小腿皮开肉绽呼拉拉顺腿流血,心知‘大事不妙’,混账小黑只怕闯下祸患,再无心救援,连拉带拽,拖着狗跑掉了。

  这一下,他终于化背负为深蹲,由深蹲转为俯卧撑,继而变成木姨奶的保护壳……

  “馨馨!”

  馨馨妈妈来了,不知又是多久之后。之后门卫大爷也来了;可巧他关键时刻内急去上厕所,而且赶上便秘。

  再之后,救护车也来了。

  这家伙抱得太紧,一时掰也掰不开。救护人员就只好把木姨奶和她的外壳一起给抬上了单架车。青青在确认自家木姨奶并无大碍之后才又给保护壳做了一番检查,不过这家伙一直都醒着;这让青青颇有些恼火,半边脸止不住发烫,胸口窒闷难当,她感觉自己就像床上……不,担架上被紧紧缠裹了一层又一层的木姨奶!而且……

  他说他的腿被狗咬了。青青在费力解他的裤子的时候更是恼火非常,她甚至错觉地以为自己铆着劲儿拼命往下退的不是这家伙的裤子,而是自己的!而且还是在助纣为虐!

  病人,她见得多了。唯独瞥着这家伙跟任何谁、谁、谁一点儿都不一样!斜眼瞅着单架上甚是刺激三观的真人秀,就老感觉自己吃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大亏!打针的时候药棉也不擦,‘嗖!嗖!’两下,一边屁股一针,像是在往大坏狼的屁股上扔飞镖!……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忧伶昙,忧伶昙最新章节,忧伶昙 啃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